1. 首页
  2. 专题报道

可降解塑料:“最严禁塑令”下千亿蓝海起航

可降解塑料:“最严禁塑令”下千亿蓝海起航

随着越来越多国家对于塑料污染问题的重视,为对抗白色污染,全球禁塑热潮持续升温。

根据欧洲生物塑料协会数据显示,2019年,全球生物可降解塑料的产能达到117.4万吨,较2018年增长10万吨,同比增速达9.01%。预计2024年将达到133.4万吨,5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.59%。

全球可降解塑料产能主要分布于中国、西欧和北美,行业集中度不高。西欧和北美是最早开始可降解塑料研究生产并推广应用的地区,产能合计占全球的一半。

我国虽然可降解塑料发展起步较晚,但是研发和工业化生产推进较快, 2019年产能达到61.7万吨,占全球总产能的45.3%,领先欧美。

可降解塑料:“最严禁塑令”下千亿蓝海起航

2020年1月,我国发布最严“禁塑令”,全面限制不可降解塑料使用,有序禁止、限制部分塑料制品的生产、销售和使用,积极推广替代产品,规范塑料废弃物回收利用,建立健全塑料制品生产、流通、使用、回收处置等环节的管理制度,有力有序有效治理塑料污染。

从12月1日开始,海南全省在全国率先全面禁止销售和使用10个类型的塑料膜袋、餐具等一次性塑料制品。

新版限塑令三步走,按照“ 禁限一批、替代循环一批、规范一批”的原则,分2020年、2022年、2025年三个时间段,明确加强塑料污染治理分阶段的任务目标。

最严“禁塑令”政策下,纸基材料及生物降解塑料都将成为行业新宠。

可降解塑料:“最严禁塑令”下千亿蓝海起航

可降解塑料的需求主要集中于包装领域,软包装和硬包装占比合计达到53%。

汽车、家电等领域对塑料的要求是经久耐用、容易分离,且单体塑料用量较大,故传统塑料的地位较为稳固。

而塑料袋、餐盒、地膜、快递等包装领域,由于塑料的单体用量低,容易污染,难以高效分离,这使得可降解塑料更有机会在这些领域成为传统塑料的替代品。

可降解塑料:“最严禁塑令”下千亿蓝海起航

据华西证券统计,目前已投产PLA项目的上市公司包括中粮科技,具备3万吨/年PLA产能。

在建PLA项目的上市公司有金发科技、金丹科技和中粮科技,金发科技3万吨/年PLA产能预计于2021年底前投产,金丹科技1万吨/年PLA产能预计于2021-2022年投产,中粮科技远期规划在吉林投产21万吨。

国内聚乳酸产能多处于在建筹建状态,产能规模以1万吨上下居多,规模较大的包括浙江海正生物材料1.5万吨,中粮科技3万吨,上海同杰良、南通九鼎、光华伟业具有年产千吨级以上的生产能力,目前国内已建成PLA年设计生产能力约10.3万吨。

全球部分可降解塑料龙头企业已投产产能情况:

可降解塑料:“最严禁塑令”下千亿蓝海起航

图表来源:华西证券

可降解塑料种类丰富,按照降解方式分类,可降解塑料可以分为生物降解塑料、光降解塑料、光和生物降解塑料、水降解塑料四大类。

目前,光降解塑料、光和生物降解塑料的技术还不成熟,市场上的产品较少。

随着全球部分地区开始大规模限塑以及国内禁塑政策逐步实施,生物可降解塑料需求快速增长。

可降解塑料:“最严禁塑令”下千亿蓝海起航

生物基可降解塑料是以生物质为原料生产的塑料,能够减少对石油等传统能源的消耗,主要包括PLA(聚乳酸)、PHA(聚羟基烷酸酯)、PGA(聚谷氨酸)等。

石油基可降解塑料是以化石能源为原料生产的塑料,主要包括 PBS(聚丁二酸丁二醇酯)、PBAT(聚己二酸/对苯二甲酸丁二酯)、PCL(聚己内酯)等。

其中,PLA、PBAT的生产较为成熟,且总产能占比居于前列;PHA的性能优异,随着成本下降,未来有望从医疗高端领域拓展至包装、农膜等更大的市场。

这三种可降解塑料或成为替代传统塑料的主力。

PLA是最常见的可降解塑料之一,是以乳酸为主要原料聚合得到的聚合物。具有可靠的生物安全性、生物可降解性、良好的力学性能和易加工性,广泛用于包装、纺织行业、农用地膜和生物医用高分子等行业。

PBAT主要市场是塑料包装薄膜、农用薄膜、一次性塑料袋和一次性塑料餐具。

目前国内多家公司正积极扩建可降解生物塑料产能,预计到2020年底,我国PBAT和PBS的总产能将达25万吨/年左右。

可降解塑料:“最严禁塑令”下千亿蓝海起航

本文来自电机新闻,电机行业资讯-中国华东电机信息网,经授权后发布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原文链接:http://www.huadongmotor.com/zhuanti/1977.html